50+ FiftyPlus
50歲後還不錯!用新的方法,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
高愛倫專欄|疫情下的小實驗:能待在家與孤獨相處多久,對家人的關愛就有多長
下一篇

丁菱娟專欄|小心退休後「假性失能」!能力愈強的人,平常就要練習做小事

高愛倫專欄|疫情下的小實驗:能待在家與孤獨相處多久,對家人的關愛就有多長

嚴陣以對,防堵病毒突襲的間隙。

文/高愛倫 圖片來源/Shutterstock

編按:防疫升級,每個人都該做好自我管理。高愛倫分享,不妨將防疫待在家當成是自己的裝置藝術,定樁在家,自我挑戰孤獨與對繁華的眷戀,也認清病毒可能依附在親近之人的身上,突襲一整個家族。

疫情爆炸了!在疫情初發的去年,我已經培養可能要面臨大災難的生活作息,等到事實當真痛心到多點遍佈時,我反而已自我訓練到異常平靜安靜與冷靜。

50歲之前,冒險犯難,努力衝撞,覺得這就是浪漫,覺得不死都不足以證明什麼。

50歲之後,緩步輕移,自我護持,覺得這就是負責,千萬不要有什麼閃失牽連到別人。

太早,少壯不畏臨深淵,太晚,人已乏力無可逆;50,是經歷事情的剛剛好階段,看過、聽過、見過的事夠多,其中,可能因為自己都是這些事的局外人,所以才有機會活下來體會很多千鈞一髮的經驗,同時內心也有一種明白:有些事,就是一生都不能碰一回的。

COVID- 19剛發生時,我很多朋友的子女從國外回來,因為時差問題,愈夜愈美麗,天天大批人馬去泡夜店,遇到親友阻止,還會揶揄幾句,亮起胳臂肌肉顯示自己百毒不侵。

病毒早已超越孫悟空的七十二變,更靈驗30年前「侏儸紀公園」的名言:生命會找到他自己的出口。

疫情下的小實驗:你能把自己放在隔絕式的空間多久?

我把因疫情而自我拘禁的生活,當作是自己嘗試、實踐與進行的裝置藝術,所以,居家辦公或深鎖社交,對我真的不是困難的事,甚至產生更多不夾雜焦慮的安定力量。

裝置藝術的註解範疇太廣太深,我選擇以最簡單的形容,邀請所有怕或不怕疫情的人,來參加這個「不是風格主張,而是形式手法」的定樁定性的挑戰,試試看,在不是絕對必要與需要外出的狀況下,你能把自己放在隔絕式的空間多久?

天性或人性裡「不信邪」的倔強,成為疫情亂竄的火種,趴趴走、閒閒逛,心情上還覺得有股神氣,看準自己不會這麼倒楣,也相信風險只會在別人肩上點燃,結果,我們終於知道病毒比人聰明,看不見的敵人與煙硝,也讓人類重新體會了戰爭。

大家有沒有乖乖?「乖」這個字,突然具備極崇高的意義。

疫情一開始,我就把自己定樁在家。

我視21世紀這個巨大傳染病,是一種提示的徵兆,至少對我自己,就是在調整社會關係的訓練上找到很適合的機會,想起有人把自己懸吊在空中鐵籠裡的裝置藝術新聞,我暗想:挑戰孤獨跟眷戀繁華,會不會已經是我們迫切需要學習的選擇?

這一個月中,先是楊世藩製作人打電話來說:「母親節有一場演唱會,你能來嗎?」我思毫不猶豫地說:「原諒我膽小,多人聚會的場合,我都沒有參加了。」

接著,胡錦姐第一次做演唱會製作人,很高興地打電話問我:「你喜歡看午場?還是晚場?」「胡錦姐,我真的是沒出息膽小鬼,暫時不會出席看任何演出。」

舊識們邀我看西片國片試片時,我永遠心領好意的統一答案:「我的年紀可以看優惠票了,就不來看試片多占你們一個位子,但我會找人少的平日,到戲院去看。」

禮貌是保護自己與別人  報告健康、使用公筷彼此安心

疫情會讓我們在危險中發現對家人的愛。

先生要去馬祖看「藍眼淚」,雖然我不喜歡旅行,但從來沒有不陪他同遊,雖然陸海空我都會犯暈眩,但我也沒有拿這些理由拒絕過他,只是這次,我心裡有點不高興,華航和旅館的疫情已經喧騰,沒想到他還是跟朋友上了飛機上了船。

抵達旅館時,我說:「你先表明自己很少外出,然後直接問問同房的朋友最近有沒到處跑?不然你晚上不吹冷氣,戴口罩開窗睡覺。」

我姐很不以為然地說:「你叫定南這樣問人家,很不禮貌。」我說:「問之前,我要他先報告自己近況,我認為這才是禮貌。」

就像我偶而輕咳一聲,我一定會跟旁邊的人解釋:「我是過敏性的咳嗽。(這是事實)。」好讓別人安心。

內圖

高愛倫的伴侶吳定南防疫意識超強,受妻指示,在馬祖返台的船上就戴上兩層口罩!

有一段時間,疫情緩和時,聯合報同事洪英帶兩個夥伴來洽公,我們坐在陽台上說話,臨走時,洪英跟小夥伴說:「如果不急迫,回辦公室再上廁所,高姐不讓外人在她家上廁所。」

我不會這麼不通情達理,洪英的小夥伴真要上廁所,我哪有可能說不行!

只是在疫情期間,是的,我認為誰都該避免在人家家裡上廁所,這是保護自己,也是保護別人;聽說濺起的水珠都可能是傳染媒介……。

健康指南是這樣說的:每天走7千步到一萬步的人,不會失智、不會有心血管疾病、不會有高血脂,但是全世界已有上百萬人,夢都沒夢到,從2020年1月到2021年5月,就因為常常愛在人多的地方走來走去、晃來晃去,就莫名其妙地失去自己的生命。

我偶而到鄰居家作客,很主動會要求多幾雙公筷,但是我也會輕鬆說笑解釋:「我們兩個在家吃飯也是用公筷,一來我們關係不好,二來怕有剩菜會容易壞掉。」桌上同餐的彼此,也就顧好了安全。

這次疫情反撲,本來就預測會出現空前的危機,從悲情中也可以看出這是一場讓人學「乖」的震撼教育。

大家都乖一點!嚴防病毒藉一親近的人突襲一整個家族

你乖嗎?我很乖。現在連我家鐵齒硬頸哥也開始變乖了。

乖例一

先生去醫院回來都會洗手,今天卻急著洗澡洗頭……見他異常行為,我立刻追問:「你有碰到什麼不好的事嗎?平常都只洗手,今天洗澡洗頭,積極得有點怪……。」

「現在是非常時期呀!」

我放心了,如果大家都知道這是非常時期,我就放心了。

乖例二

姪子洪群倫有一部講究的摩托車久久未用,賣了捨不得,留著純裝飾,咱們長輩說:「每天兩趟封閉大眾交通往返,風險實在太高,要不要考慮騎車上班呢?」

他立刻接受建議,還和妻子說:「我們一家四口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頭洗澡,要保護好孩子。」

知道保護孩子是第一要務,老中青父母自然會慎選拋頭露面的場所。

乖例三

姊姊親愛的兒媳伉儷,為我準備了雞蛋、乾麵線、蔬菜、餅乾、米、維他命C…,還有一冰箱姊姊為我先買好的水果、饅頭……。

疫情讓我知道,不會說好聽話的家人,始終都提供安全感的庇護。

乖例四

先生去馬祖,我就住姊姊家,配合他的歸程,我回到家,他卻受困馬祖,從坐飛機改成坐船,晚了兩天回來。

我每天向他提報攀升的確診人數,偏偏省錢的手機總是收不到訊號,我還得透過朋友一一「強烈叮嚀」要注意什麼什麼……。

一人在家,我發現很多事:

電視要用兩個遙控器,結果我沒法開電視;瓦斯爐跟熱水器不同瓦斯開關,我沒找到,結果洗了兩天冷水澡;4年來第一次到會館領包裹,哎呀!拿著拖車差點把自己絆倒……;一冰箱食物,我只吃了他走前買的優酪乳和兩個咖哩餃。

這次是我乖了,十幾年來,終於覺得挺想他在家的。

乖例五

疫情剛爆的第二天,大姐打電話給二姐說:「我現在過來!」二姐說:「你在外面這麼久,別來我家,先回去洗頭洗澡吧!」我豎起大拇指,誇她是對的,因為我二姐對我神經兮兮的緊張最反感,現在,她終於同意對家人也要自我規範進出安全。

病毒不是親戚不是親人,但牠們透過親近的人來突襲一個家族。

我知道很多人為工作為生活必須出門,但是如果,在過去的這些月、這一年,沒有理由出門的人不是這麼愛擠來擠去地湊熱鬧,也許現在的我們雖然過得有點無聊無趣,也不至於終日惶惶不安。

所以,大家都乖一點,好嗎?把這段不自由特殊時期,當作參加世界守家扮宅競賽,也許,還因而跟家人培養出錦標關係。

2021/05/17

此文對你有幫助嗎?50+全站免費,但需要您的贊助,支持好內容製作
https://pse.is/3hg64d

實踐夢想的第一步「50X50夢想計畫」
https://pse.is/3gf6fx

下一篇

丁菱娟專欄|小心退休後「假性失能」!能力愈強的人,平常就要練習做小事

50+學院

線上直播課:最偉大交響樂團之旅
  • 線上直播課

  • 2021/12/03 ~ 2021/12/24

50+聲音表達工作坊
  • 台北市

  • 2021/11/25 ~ 2021/12/30

線上直播課:50+更年期的第一課
  • 線上直播課

  • 2021/11/18 ~ 2021/12/09

線上直播課:最偉大的指揮家之旅
  • 線上直播課

  • 2021/11/05 ~ 2021/11/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