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+ FiftyPlus
50歲後還不錯!用新的方法,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
想再陪媽媽聊天、打麻將!全台身價最高律師陳長文:陪伴長輩,應比陪小孩更優先
下一篇

51歲就當阿嬤,最愛帶著孫子去旅行!潘世芬:自己放鬆心情,也累積愛的回憶

想再陪媽媽聊天、打麻將!全台身價最高律師陳長文:陪伴長輩,應比陪小孩更優先

當參加的告別式變多了,你如何思索人生?

文/黃啟菱 圖片提供/陳長文

編按:陳長文律師接受採訪談家庭,回首沒有父親相伴,在母親兄姊呵護下的成長往事,也談母親逝去18年的追悔,與身為人父照顧心智障礙兒文文的心情。

4月下旬,採訪團隊來到理律法律事務所,拜訪這家全台最大律所的大家長陳長文。

一見到記者,他劈頭就說,自己很久不受訪了,「但談family很重要,我希望 大家要多花點時間陪爸媽,陪長輩的優先順序甚至還比陪小孩高,道理很簡單,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待。」

關於陳長文,能介紹的實在太多了。

用現在流行的話來說,他是個學霸,建中、台大、哈佛,一路都讀頂尖名校,而且,當年他在拿到博士學位後旋即返家,即使那時台灣剛退出聯合國。

全台身價最高的律師  家人是心中最重視的一塊

回國後,陳長文加入理律,處理過無數重大案件,成了理律的資深合夥人,每小時的諮詢費超過3萬元,業界都知道,他是全台身價最高的律師,甚至曾是政府公開表揚的繳稅大戶;2003年,理律碰上了員工盜賣客戶股票的驚天大案,也在他的坐鎮下,於5年內還清30億元,堪稱商界奇蹟。

他不只是律師,還是老師,曾於政大、東吳、大陸北大、復旦等校任教,至今仍愛親自為大學生們講課。陳長文也致力於公共事務,是海基會的首任秘書長、紅十字會總會會長等等,最期盼兩岸和平。

但,走進陳長文的辦公室,就能發現,他心之所繫的,其實在這些榮銜之外。

父親戰場上身亡  在母親兄姊呵護下長大

在他的辦公室中,有個照片牆,掛滿了和家人的合照,其中,最醒目的是張黑白老照片,這是陳長文父母唯一的合照,也是父親留下的唯一影像。

內圖

陳長文父親唯一一張照片。

1944年出生的他,1949年來台,「我爸爸是軍人,帶著媽媽、大哥、二哥、姊 姊跟我,來台北落腳,把我們安頓好後,又回大陸打仗,就沒回來了。」

陳長文坦言,那時他太小,根本記不得爸爸的樣子,對「沒有爸爸」這件事也沒有太大感覺,只記得學費得以減免,長大後,他才開始細思深究,去想當年爸爸為何要回去打那場一去不回的戰役。

雖然失去爸爸,但陳長文的童年還算平順。陳家住在長安國小附近松江路的眷村,靠著政府發的糧票和外公、舅舅們的濟助,勉強能過,「當時是兩戶人家共用一個廚房,媽媽常在廚房裡忙,我也喜歡往廚房跑、抓東西吃,還記得,煤球爐總熱著,不做菜時,就擺個水壺燒水。」

不只媽媽悉心照料,兄姊也很呵護他,陳長文記得,小時候生病、發高燒,哥哥會抱著他、照顧他,他辦公室中至今擺著和兄姊的合照。

內圖

陳長文(後排左二)與兄姊、母親(前排)。

小五開竅成學霸  以母親的良知、熱情、本事3信念自勉  

陳長文小時候很調皮,在他念幼稚園時,曾有位鄰居媽媽來家裡抱怨:「你兒子自稱是傘兵司令,叫大家從溜滑梯上跳下來,結果我兒子摔斷腿了!」

陳媽媽聽了,當然很生氣,「她具體怎麼罰我,我也忘了,但我這個人一定是身先士卒,我跳了沒問題,才號召大家的啊!」陳長文半開玩笑、半委屈的說,又補充道,當時總跟鄰居們玩,大夥兒最愛玩尪仔標、打彈珠。

他也曾跟鄰居去看國慶閱兵,卻走失了,還登上1951年10月11日的聯合報,報上寫著:「男孩陳長文,7歲,是福建福州人,身穿粉紅色花條白泡泡紗上衣。」幸好,他安全回家了。

在小一到小四時,陳長文成績普通,班級排名都落在第20名以後,常被老師用藤條打屁股,他會把抹布或硯台塞在褲子內,降低痛感,後來有段時間,他還作噩夢,夢到被打。

升上小五後,陳長文碰到一位很棒的導師,「我還記得,老師叫劉新民,他顯然認為我是個好孩子,給了我很多的鼓勵,還讓我做班代表;老師相信我,我也就相信自己了,真的表現得像個好孩子,開始考第一名。」

這對陳長文的影響很大,不僅點燃了他對學習的興趣,也是他後來樂於教學、提攜後輩的原因之一。

當年,初中得考試,陳長文考取了建國中學初中部,他說,部分原因是因為「抗戰功勛子弟」有加分。後來,他又考上了建中高中部,因為自認數學不行,大學選了台大法律系。

雖然常拿書卷獎,陳長文還是愛玩,「那時喜歡把五加皮跟果汁混在一起,調成雞尾酒來喝。」甚至直到現在,他78歲了,還是戴著小小兵圖案的口罩、用小小兵圖案的手機保護殼,閒暇時愛騎獨輪車或重機,明擺著心底住了個調皮男孩。

台大畢業後,陳長文拿了獎學金到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(UBC)讀法學碩士,又到美國哈佛大學,花了3年拿到法學碩士與博士,回台後旋即嶄露頭角。

有著傲人經歷,陳長文卻謙遜的說,都要歸功於媽媽超級積極的生活態度,給他最正向的身教與家教,受媽媽影響,他常以「良知、熱情、本事」3個關鍵信念自勉。

身心障礙兒是生命禮物  太太為照顧兒子一輩子重視健康

說陳長文的人生上半場意氣風發,一點也不為過,直到兒子文文出生後,「對我來說,文文是挫折,也是禮物。」

「文文早產,腦沒有發育完成,他今年40歲了,還像個小孩,他很帥、很有禮貌,但腦子有時轉不過來,會當機,得要有人隨時在旁照顧。」陳長文曾推動許多關心身心障礙者的福利計畫,也持續做公益,都是因為想幫助像文文這般的孩子。

同是台大法律系畢業的陳太太,專職照顧文文,40年如一日。陳長文坦言,照顧心智障礙者,是無比挑戰的課題,「比方說,我們去餐廳吃飯,吃完了,文文不想回家,可能會在餐廳拗上3個小時;肯上車了,到家卻又不下車,可能又得耗很久。」

小時還好辦,抱起就得了,可文文早已大了,但,再累也要撐住,因為愛著,因為家人是老天爺送的禮物。陳太太曾經對陳長文說:「我要拚命的吃,養好身體,才能夠帶文文一輩子。」

不僅陳太太,文文的姊姊小倩也曾說過類似的話。小倩比文文大8歲,高中就到美國念書了,有次,她寫回家的信中提到:「爸爸你放心,以後我要嫁的人, 一定也要愛弟弟;我將來賺錢,也會存在弟弟名下。」那時,她不過高一或高二。

事隔30多年,陳長文至今提起此事,仍眼眶泛淚。小倩現在也是3個孩子的媽了,家人們的合照、孫子孫女的塗鴉畫作等等,遍布在陳長文的辦公室,「我的媽媽,我的太太,我的女兒,乃至於我們的親家母,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、最敬佩的母親。」

人老了會寂寞  如果當年能和母親聊聊父親不也挺好

相較起對文文的盡心,關於媽媽,陳長文心中是有些遺憾的。

在他拚事業時,媽媽有時在美國或新加坡與兄姊住,有時也回台,他當然盡孝,也曾在自己生日時,送屬老虎的媽媽一隻金老虎,媽媽很是喜愛;但在日常生活中,偶爾急躁、難免不耐,畢竟,他過著超高轉速的日子。

後來,媽媽失智了,陳長文與太太忙不過來,陳長文的姊姊搬回台灣,幫忙照顧。又後來,理律有員工盜賣客戶託管的股票、捲走了30億元,這驚天大案, 讓陳長文更忙了,這是2003年10月。

2004年3月,媽媽走了。2008年,理律還完了這30億元。

回首過往,陳長文鼻酸難耐,「我當然百感交集,但嚴格來說,這是心情的問題,實際上,當年我有什麼其他的選擇嗎?或許吧,我工作打點折扣,甚至停止律師執業,多陪媽媽吃飯、聊天、打麻將,但,人生沒有如果。」

內圖

陳媽媽與家人合照。後排左二為陳長文、後排右一為陳太太、前排中為陳媽媽、前排右一為文文。

人生沒有如果,陳長文已經做到凡人難以企及的了,但他總還是想著為什麼當時沒有待媽媽更好、沒有為媽媽做更多,不停給自己找碴、算帳。或許,這也是一種療傷。

他也慢慢發現,人老了,會寂寞。即便如他,在職場仍呼風喚雨,身旁有太太、有文文,小倩和女婿跟3個孫兒也都在台北,但確實是告別式一場又一場的去,還曾罹癌與死神多次擦身而過;更別提媽媽,30多歲就失去丈夫,好不容易把四個兒女帶大,孩子又各自展翅離巢

也是在整理媽媽遺物時,陳長文才發現,90歲的媽媽一直貼身收著5封爸爸當年寫回來的家書,信中寫著:「大哥應幫媽媽照應弟妹,二哥不可再頑皮過度⋯⋯」、「到學校讀書,千萬不要同人打架,回家時要多溫讀、習寫⋯⋯」、「回台之心,日益迫切⋯⋯」、「盼寬心,並注意飲食衣著為要⋯⋯」等等。

如今,陳長文把這些家書收攏裱框,掛在辦公室正中央。

「我從來沒有跟媽媽聊過爸爸,哥哥姊姊也沒有,我們怕媽媽傷心。但如果可以回到過去,我應該和媽媽聊爸爸的事,問問爸爸怎麼那麼帥、問問他們怎麼認識的,也問問爸爸那時都已經來台了,為什麼又回去打仗呢?媽媽或許會很難過,但可以和孩子們談談這個,總是好的。」

內圖

陳長文(後排左一)與兄姊、母親(前排)合照。

在世有緣做家人已是福氣  回憶晶亮在心頭

媽媽走了18年了,陳長文嘆道,遺憾與愧疚是永遠的,「但如果真正問媽媽, 她一定會說:『就釋懷吧!幹嘛記那麼久?在世有緣成為一家人,已經是福氣了。』」平日理性又犀利的他,也寧願相信,媽媽與爸爸,還有2年半前逝世的二哥,已在天堂重逢。

採訪末了,陳長文從公事包中拿出一封媽媽在1980年寫給他的信,念了其中一小段:

「母子情深有多偉大?去年在台,你生日那天,突然送我一隻金老虎,眼前此物,是我生命中最珍愛的,放在我床前,永遠存在我心裡。

長文,你是我心目中最可愛的小兒子,我時常回憶,小時候你說:『媽媽,我愛你,如天一樣大、一樣高。』那時你2歲,我沒教你,你便會說了。」

念著念著,他又想起,小時候,媽媽熬豬油的時候,他就有豬油渣可以吃;他還喜歡吃一種名為「冰芋頭」的點心,其實就是芋泥;過年時,媽媽會做點福州的燕皮餃子。他很想念兒時老家的廚房,媽媽總在。

那些細碎家常,如閃爍流光,早已逝去,但晶亮依舊,永在心頭。

內圖

陳長文(前排)兒時與兄姊合照。

(本文轉載自未來Family週刊,原文標題為〈全台身價最高律師,只想陪媽媽打場麻將…陳長文:子欲養而親不待,是最深的痛〉)

2022/05/15

此文對你有幫助嗎?50+全站免費,但需要您的贊助,支持好內容製作
https://pse.is/3hg64d

加入50+網站會員!即享專屬7大權益
https://pse.is/44efyk

實踐夢想的第一步「50X50夢想計畫」
https://pse.is/3gf6fx

下一篇

51歲就當阿嬤,最愛帶著孫子去旅行!潘世芬:自己放鬆心情,也累積愛的回憶

50+學院

50+聲音表達工作坊第6期
  • 台北市

  • 2022/08/26 ~ 2022/10/07

【50+學院╳六號實驗室】台中熟齡古典芭蕾課第2期
  • 純白舍創作空間工作室

  • 2022/08/23 ~ 2022/11/04

50+生命寫作工作坊進階班
  • 台北市

  • 2022/08/19 ~ 2022/09/30

【50+學院╳享象】熟齡踢踏舞工作坊第2期
  • 享象表演藝術場館

  • 2022/07/19 ~ 2022/09/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