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mScore
50+ FiftyPlus
50歲後還不錯!用新的方法,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
家庭縮小是世界趨勢!學者柯瓊芳的歐洲老人研究:不指望子女奉養,生活可以過得更好
下一篇

住安養機構是享受!丹麥奧雷斯塔德護理之家,下樓即是咖啡廳、每戶都是景觀房

家庭縮小是世界趨勢!學者柯瓊芳的歐洲老人研究:不指望子女奉養,生活可以過得更好

從子女奉養到社會照顧的時代 ,學著把他人當成「自己人」。

文/陳莞欣 攝影/影巷26號

編按:台灣步入高齡、少子社會,隨著「養兒防老」觀念逐漸式微,無法依靠下一代的我們該何去何從?國外經驗或許可以提供解方。中研院歐美所研究員柯瓊芳的研究發現,在歐洲,重視家庭價值的南歐國家期待老後有子女照顧,強調個人主義的西北歐國家則認為老年是政府的責任。如何從不同的生活方式中,找出屬於台灣的老年最適解方?

當年邁的父母需要照顧時,義大利男人和台灣人一樣會面臨婆媳問題?在荷蘭,帶孩子回老家還要先跟爸媽預約,才不會打擾爺爺奶奶獨立的生活?台灣人視奉養父母為子女的責任,在瑞典、丹麥、芬蘭等北歐國家,卻只有近1成人願意與失能父母同居?

隨著台灣社會逐漸往高齡、少子的方向發展,老後照顧議題成了近年來眾人關注的焦點。63歲的中研院歐美所研究員柯瓊芳就坦言,「我單身,有些朋友雖有小孩但人在國外或不住家裡。我們都在思考,老年生活該怎麼過?」她長期關注歐美社會人口學議題,研究各國老人不同的生活態度,也是為自己的未來找答案。

南北歐家庭價值觀大不同  老人不指望孩子照顧才能獨立

照顧父母,究竟是不是子女的責任?柯瓊芳指出,在歐洲,不同國家對奉養父母的態度有很大的分歧。過往在西、北歐國家,分不到家產的孩子長大後就必須離家自謀生計,家庭關係相對鬆散。然而在東、南歐,成年子女在婚前仍和父母同住是家常便飯,婚後也多和父母保持緊密的關係。

因此,今日在歐洲,義大利、葡萄牙、波蘭等東、南歐國家,超過7成人認為成年子女有責任提供父母長期照顧。然而在芬蘭、丹麥、瑞典、荷蘭等西、北歐國家,只有不到3成人這麼認為。

有趣的是,柯瓊芳觀察南歐人的家族關係,其實和台灣頗為相似。她在義大利的朋友,媽媽失智,太太和婆婆的關係卻不太好。他和姊姊必須輪流回家照顧媽媽,因為對義大利人而言,媽媽是家庭的重心。即使兒子已經成年,仍相當看重媽媽的意見。

而相關調查也顯示,義大利民眾願意讓無法自理生活的父母住進安養院的比例不到3%。若子女敢提議將失能的父母送到安養院,肯定會被傳統的義大利人會斥之為冷血無情!

相反的,位於西歐的荷蘭則是截然不同的對比。柯瓊芳認識一對印荷跨國婚姻的夫婦,來自印度的太太提到:「很奇怪,孩子去看荷蘭的爺爺奶奶還要預約時間。他們時間不方便還可以拒絕。我們印度人每天都歡迎孫子,怎麼會不讓他們回去?」荷蘭人重視個人生活勝過家庭的觀念,由此可見一斑。

柯瓊芳認為,人口和台灣相近的荷蘭有不少值得借鏡之處。當生活無法自理時,比起和子女同住,多數荷蘭人寧願接受政府協助獨居或搬進安養機構。相較於義大利人將安養院視為「窮人的救濟機構」,荷蘭則在社區廣設安養院,老人即使入住也不會脫離既有生活圈。以台灣人熟悉的地理尺度比喻,就像從台北市大安區的家,搬到同樣位於大安區的機構,還可以跟老鄰居、朋友串門子。

更重要的是,荷蘭人普遍有「自己的生活自己過」的信念。老人即使住進養老院,也會打扮得漂漂亮亮,讓前來探視的子女知道自己日子過得不錯。「有些台灣老人會抱怨自己可憐、希望讓人憐憫以獲得存在的價值。但歐洲人較少這樣。」柯瓊芳說。

她分析,一個社會愈不指望子女照顧父母的晚年,老人獨立自主的意識就愈強。她曾經在荷蘭市集上訪問一位攤主,「如果有天你生病又沒錢,要找誰照顧你?」對方妙答,「我有繳稅,當然先找政府。不行就找朋友,不得已才找小孩。」從數據來看,荷蘭人的養老金主要來自國民年金、職業年金和商業保險,幾乎不需要下一代的支援。「荷蘭人覺得小孩有自己的生活,不該成為他們的負擔。」

家庭範圍縮小是世界趨勢  老後怎麼過是自己的課題

回顧多年來的學術歷程,從跨國婚姻轉向老人研究,柯瓊芳對這些年來家庭觀念的轉變有著深刻的感觸:家庭的範圍在縮小,且舉世皆然。

她以自己的家庭背景為例,柯爸爸、媽媽共生了6個孩子。當父母老了、需要照顧時,子女自然地成為照顧者。當時人們不談「長照」,只說「奉養」、「孝順」。她回想爸爸晚年,身為主要照顧者的哥哥曾告訴其他手足,「爸爸是我的責任。」

然而,4、5年級生和子女的關係,卻是完全不同的光景。首先,受都市化和工業化影響,許多年輕人成年後離家工作。原生家庭不再是共同生產、消費的單位。再者,女性教育程度提升、養育孩子成本提高,不婚不生成為可被接受的生涯選項。孩子人數變少,再加上父母權威降低,都讓養兒防老的觀念式微。

她也觀察到,當代年輕人的家庭觀和上一輩差異極大。以往,父母對子女的婚姻有相當的決定權。公婆會選擇能傳承家庭價值、日後可負起照顧責任的女性作為媳婦。但今日,「你的兒女會覺得他跟另一半,還有他們生下的小孩才是『一個家』。你跟他們不是同一個聯盟的。」

例如,她曾詢問一位和台灣男性結婚的外籍配偶,公婆會不會對她性感的穿著打扮有意見?對方的回答讓她至今難忘:「我婆婆喜不喜歡沒關係,我先生喜歡就好。」在年輕女性心中,姻親的重要性當然不如配偶,媳婦也不再理所當然地負起公婆的照顧責任。

柯瓊芳指出,種種跡象都顯示,傳統的子女奉養模式將無以為繼。就連在重視家庭價值的東歐、南歐,子女和父母同居共住的意願也逐漸降低,也有愈來愈多老人希望獨居或只跟配偶共居,而不是被同住的子女限制行動。

從子女奉養到社會照顧的時代  學著把他人當成「自己人」

無法仰賴子女的老年,誰來顧?柯瓊芳認為,台灣有很大的機會像西、北歐國家,逐步發展出更為完善的老年福利制度。政府福利不足之處,則由個人的儲蓄、投資收入與商業保險補足。簡言之,從「子女照顧」轉向「社會照顧」,幾乎是多數民主已開發國家的趨勢。

內圖

↑研究歐美國家的老年福利制度多年,柯瓊芳認為,民意影響政策,身在台灣的我們無須悲觀。

只是,西、北歐完善的老年福利制度,建立在高稅賦的基礎上。在台灣,這樣的理想是否可能落實?對於這個問題,柯瓊芳並不悲觀。「價值觀影響政策,政策又會形塑價值觀。如果大家都認為政府需要為我們的老年負責,這樣的觀念自然會影響公共政策的走向。」她說。

她提醒,若期待台灣成為一個照顧老人的福利國家,最重要的是「信任」。她曾做過分析,發現社會互信程度愈低的國家,例如阿爾巴尼亞、羅馬尼亞、葡萄牙等,愈傾向認為照顧老人是子女的責任。反之,強調老後獨立自主觀念的國家,如丹麥、芬蘭、挪威等,有高比例的民眾認為「他人是可以信任的」。

柯瓊芳解釋,學界稱這個現象為「家庭主義下的邪惡」──對家族內的成員忠誠,但不信任家族以外的他者。然而,若民眾對政府、社會高度不信任,政府缺乏稅金與民意的支持,福利國家的願景就不可能實現。

台灣的4、5年級生,被稱作「照顧父母的最後一代,不寄望子女照顧的第一代」。無法依靠下一代的晚年,是否令人不安?在投入老人研究多年後,柯瓊芳有不一樣的思考。她以自家父親為例,晚年爸爸生病住院,需要人幫忙才能沐浴。除了身為主要照顧者的哥哥,他不希望女兒、女婿或其他子女看見自己的身體。「如果哥哥不行,我們寧可聘用外人,反而才是對爸爸的尊重。」

就像我們會把小孩送到托兒所,由專業機構進行照顧、教育,為什麼老了不這麼做?」柯瓊芳說。她期待在未來,私人照顧機構、居家服務的選擇可以愈來愈多樣且健全,而國家則負起輔導和監督的責任。「我相信我們一起做好,台灣是很有希望的。」以改變觀念為起點,不靠子女的晚年,才是獨立的開始!

2021/03/08

此文對你有幫助嗎?50+全站免費,但需要您的贊助,支持好內容製作
https://pse.is/3hg64d

下一篇

住安養機構是享受!丹麥奧雷斯塔德護理之家,下樓即是咖啡廳、每戶都是景觀房

50+學院

線上直播課【50+學院╳六號實驗室】熟齡當代舞
  • 線上直播課

  • 2021/06/22 ~ 2021/07/15

線上直播課【50+學院╳六號實驗室】熟齡芭蕾課
  • 線上直播課

  • 2021/06/22 ~ 2021/07/16

50+線上直播課:脊椎螺旋運動課
  • 線上直播課

  • 2021/06/17 ~ 2021/07/09

50+線上直播課:聲音工作坊
  • 線上直播課

  • 2021/06/16 ~ 2021/07/0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