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+ FiftyPlus
50歲後還不錯!用新的方法,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
如何面對最愛的人過世?苦苓:莊子沒有哭,卻欣然唱歌的人生哲理
下一篇

每天至少做一件自爽的事!施昇輝:50後可以沒夢想,但不能凡事可有可無

如何面對最愛的人過世?苦苓:莊子沒有哭,卻欣然唱歌的人生哲理

用自然的觀點看待生死,一切只是回到原狀。

文/苦苓 圖片來源/Shutterstock

編按:家有親人過世,卻仍敲盆唱歌?這個看來難以理解的行為,卻是兩千年前的莊子的智慧。莊子的妻子過世時,他說::「死亡就像春夏秋冬一樣的自然。她既然已經安息在大自然的懷抱裡,如果我還像一般人一樣大哭大鬧,那我就是沒有通達自然的命理。」透過苦苓讀莊子,讓我們學會豁達。

死亡是人生最大的課題,幾乎沒有人不害怕死亡。

因為死亡代表著失去現有的一切,除非你過得非常痛苦、「生不如死」,否則絕對不會想要輕易地就失去生命、失去所擁有的、失去你所熟悉的這個世界。畢竟活著,總還有一線希望;如果死了,就什麼都沒有了,所以俗話說「好死不如賴活」,這反映了絕大多數人「貪生怕死」的心理。

更重要的是:不知道死了之後會怎麼樣?對於未知,人類總是充滿恐懼的。如果有人告訴我們死後確定是如何如何,或許有人會不介意換一個「環境」,可惜從來沒有人在死了以後能夠回來告訴大家:到底死後的世界是怎樣怎樣的——因為不了解那個未知的世界,所以大家都害怕。

偏偏死亡又是沒有人逃得掉的:死神的腳步或早或晚,一定會走到你的面前。就算是傳說中的彭祖活了800歲,到頭來還是不免一死。對這個人人都害怕,卻又人人都逃不了的「死亡」,我們該拿它怎麼辦才好呢?

其實所有的宗教,都是為了應運死亡這個問題而生的。不管是告訴你死後可以上天堂、可以復活、可以輪迴、或者還有靈魂存在……都是為了安慰活著的人,鼓勵大家不要害怕自己的死亡,也不要為了其他人的死亡而難過:死亡並不是一切的結束,反而是另一個新「階段」的開始。

這當然是有一點阿Q的:如同前面所說,沒有人能夠證明死後的世界究竟如何,所以這些說法都必須靠著你的「相信」而存在,而且因為沒有理性的驗證,更需要非常強烈而堅定的「相信」——於是這就成了「信仰」,而這也就是所有宗教都需要的。

在《新約聖經》裡,上帝甚至對人類做出了最大的「挑戰」:如果神的兒子讓瞎子復明、跛子走路都還不足以讓人們對祂信服,那就創造最大的奇蹟「死而復生」吧!如果信上帝的人死了之後都能復活,誰還會害怕死亡?

然而傳說中的彌賽亞一直沒有出現,耶路撒冷城外密密麻麻的墳墓,到現在也沒有一個死人從裡面爬出來復活,所以一切還是需要依賴堅定不移的「信仰」——而如果你對這些不以為然,當然就很可能指責那是「迷信」。

這個「信者恆信,不信者恆不信」的僵局要如何解決呢?如果先放下這些宗教不說,難道哲學思想就不能替人們找到一條出路嗎?

面對喪偶:敲瓦盆唱歌,因死亡如春夏秋冬般自然

莊子的妻子過世了,惠子前往問候,看見莊子正蹲在地上敲著瓦盆,一邊在唱著歌。(這個瓦盆不是亂敲的,它又叫做瓦缶,是一種樂器,史記裡面也記載秦王敲過瓦盆。)

惠子說:「你的妻子和你一起生活,為你生養照顧子女,現在她年老去世了,你最多不哭也就算了,怎麼還敲著瓦盆在唱歌,不會太過分嗎?」

惠子的反應和我們一般人應該差不多:為死去的人悲傷,尤其是和我們有親密關係的人,即使痛哭流涕也不為過,當然你也可以強忍悲傷不哭,但是敲鑼打鼓地唱歌,豈不是表示慶祝的意思?那不就表示你對死者毫無感情,甚至為他的死亡感到高興嗎?

莊子的回答是:「不是這樣的,你聽我慢慢說:我的妻子剛死的時候,我又怎麼可能完全沒有感受呢?但我後來想一想:人本來是沒有生命的,不但沒有生命,連形體都沒有;不但沒有形體,連氣都沒有。而在若有若無的自然變化中,不知怎麼地就有了氣,由於氣的變化而有了形體,因為形體的變化而有了生命。」

有沒有很厲害?有人說「生命有多長?不過是一口氣」,如果沒有氣、沒有呼吸,就無法維持身體的運作;身體無法自然運作,就沒有辦法維持生命……莊子的話即使用今天的醫學原理來看,也是說得通的,而生命「從無到有」的這個過程也不容我們否認,世界上本來沒有我這個人,後來就有了我這個人;如果有一天我這個人不在這個世界上了,不也是自然而然、「恢復原狀」而已嗎?

世界上所有的生命,都是從無到有,也都會從有到無,物種固然有可能繼續繁衍,而生命個體的本身終究要結束,這都是我們明確了解的事實。

但是為什麼到了人的身上,大家就不願意接受了呢?自古以來多少君王追求長生不老、多少道士煉丹企圖永生……而今安在哉?不想死、不願意接受死亡其實是一種「逆天」的行為。

莊子繼續說:「現在我的妻子順應這個變化去世了,那就像春夏秋冬一樣的自然。她既然已經安息在大自然的懷抱裡,如果我還像一般人一樣大哭大鬧,那我就是沒有通達自然的命理。所以我不但不哭,還要敲著瓦盆唱歌(表示我欣然接受這個結果)。

所謂「過猶不及」,莊子告訴我們既然死亡是自然的、注定的、不可避免的,那就沒有必要為此傷害自己的情緒,為死亡而悲傷難過更是沒有意義的。但莊子覺得:如果只是默默地接受這個事實,恐怕沒有辦法很明確地表達自己的想法,所以故意用敲瓦盆唱歌這種「驚世駭俗」的做法來點醒大家,這也是莊子一貫愛用的誇張手法。如果我們能夠體察他的用心,對此應該可以會心一笑。

別恐懼死後的世界:與天地同在,俗世一切已不重要

莊子的「死亡之旅」不只如此:他到楚國去的時候,半路上看見一具骷髏,他就拿起馬鞭敲了敲這個骷髏。

莊子問說:「這位先生,你是因為貪心而死的嗎?你是亡國的時候,被刀劍砍死的嗎?你是做了壞事,連累父母而自殺的嗎?你是凍死、餓死的嗎?還是說你的壽命已盡,自然地躺在這裡就死了呢?」

四周吹來一陣山風,骷髏沒有回答。

莊子看見天色已經暗下來了,就用那具骷髏做枕頭,躺在地上睡著了。

到了半夜,莊子夢見骷髏對他說:「聽你白天講的話,你好像是一個口才很好的人。但是你所說的那些話,都是活著的人的累贅,死了以後根本就沒有這些了。你想聽聽死人的話嗎?」

莊子迫不及待:「好啊,你說來我聽聽。」

骷髏說:「死了以後,沒有君臣父子,也沒有春夏秋冬,舒舒服服地和天地在一起,天地有多長久我就有多長久。這種快樂,就算是國王也比不上。」

莊子說:「我才不相信死後有那麼舒服!我要去找司命之神,叫他讓你復活。把你的父母妻子都還給你,把你送回你的老家,你要不要?」

骷髏聽了好擔心,大叫一聲「我不要!」然後就一溜煙地跑掉了。

這當然又是莊子在編故事,但他要傳遞給我們的訊息是:人既然不免一死,那麼到底是怎麼死的一點也不重要,說什麼「慎終追遠、守喪3年」會被莊子當作笑話,說什麼「殺身成仁、捨身取義」莊子也覺得不以為然:阿死就死了,到底是怎麼死的有什麼關係?

至於死後的世界,就不用管什麼君臣父子、忠孝節義的事,因為這時候不會有人來評斷你了;而且也不用管春夏秋冬、歲月流轉,因為你既然已經死了,當然就不怕老,又何必去翻日曆呢?何況既然已經回到自然的懷抱、跟天地同在,那你的歲數就不是活著的70、80年,而是和天地一樣的長遠悠久……這一切確實是世間再大的富貴與權勢都達不到的,難怪連國王(莊子原文是說南面王,因為自古以來都是向著南方稱王的)都比不上。

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,那麼假如真的能夠死而復生,回頭去過從前活著的、充滿規矩和牽掛、憂慮和愁苦不斷的日子,確實好像是在「開倒車」,難怪連骷髏都會半夜逃走!

到了那一天可以說:來吧!我已準備好了

面對死亡,莊子的視野更加廣闊,他是用整個大自然循環不斷的原理來看這件事,所以生是自然、死也是自然,我們欣然接受生,當然也要欣然接受死(雖然比較困難一點),所謂「生亦何歡、死亦何懼?」並不是一種悲觀消極的人生態度,反而是開闊通達的生命認知。

當然我們不可以小看死亡,有些人輕率地就說出「我不怕死」這樣的話,其實是不曾面臨死亡真正的考驗。當死亡真正來臨的那一天,我們如果已經讀通了莊子、理解了自然,能夠情緒不受波動地、坦然地說:「來吧死亡!我已經準備好了。」那應該就是越過了人生最後一道關卡,可以說是「不枉此生」了。

至於莊子是不是光說大話,他自己對死亡的態度合不合格呢?我們跳到後面去看:

莊子快死的時候,他的弟子們聚在一起,商量要厚葬他,結果莊子說:「不必了吧!我死了以後用天地做棺材,用日月做雙璧(陪葬的玉器),用萬物做牲禮,這不就是最完整的葬禮了嗎?還有什麼比這樣更好的?」

弟子們說:「不行啊,如果就這樣把你丟在野外,你不就會被老鷹和烏鴉吃掉了嗎?」

莊子說:「你們很好笑耶(當然,這一句是我加的)!丟在地上會被老鷹烏鴉吃掉,埋在土裡還不是會被螻蛄和螞蟻吃掉,敢有差(臺語,有差嗎)?你們把鳥類的食物搶去給昆蟲吃,這樣會不會太偏心了?」

怎麼樣?夠帥吧?夠先進吧?像我們現在早就不執著土葬而可以接受火葬,甚至是器官或大體捐贈……這些算是「進步」的思想,歹勢,人家莊子在2千多年前就已經有了。

(本文摘自苦苓著,《煩事問莊子:苦苓的莊子讀書筆記》,時報出版)

2021/03/01

此文對你有幫助嗎?50+全站免費,但需要您的贊助,支持好內容製作
https://pse.is/3hg64d

實踐夢想的第一步「50X50夢想計畫」
https://pse.is/3gf6fx

下一篇

每天至少做一件自爽的事!施昇輝:50後可以沒夢想,但不能凡事可有可無

50+學院

線上直播課:最偉大交響樂團之旅
  • 線上直播課

  • 2021/12/03 ~ 2021/12/24

50+聲音表達工作坊
  • 台北市

  • 2021/11/25 ~ 2021/12/30

線上直播課:50+更年期的第一課
  • 線上直播課

  • 2021/11/18 ~ 2021/12/09

線上直播課:最偉大的指揮家之旅
  • 線上直播課

  • 2021/11/05 ~ 2021/11/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