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+ FiftyPlus
50歲後還不錯!用新的方法,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
總編輯專訪|鄧惠文:中年女性該有的自覺,我做的都出於自願,我不願的不再被勉強
下一篇

中年後面對人生折返點!曹中瑋:不想成為顧人怨的老人,要讓自己變得完整

總編輯專訪|鄧惠文:中年女性該有的自覺,我做的都出於自願,我不願的不再被勉強

愛妳的人,會想看妳變老的樣子。

文/王美珍 攝影/日日寫真   場地協力/I met you café

編按:中年後,照顧父母、世代差異、夫妻重新定位關係,加上還要慢慢面對自己的老,如何自處?鄧惠文新書《我想看妳變老的樣子》,是她寫作是歷時過程最長的一本。中年之重,並非「專家」角色就能輕巧解題。「我自己也正在裡面,對事情也還沒有結論。」直至有一天,她突然明白,原本在等的神妙答案根本不存在,「人生下半場,簡單的問題該解決的早就解決了。所以要的已不是解決,而是2個字:承擔。」

有時候,路人是意外的神明。比起各種宗教大師,天兵只要一句話就能讓人醒——這是去年鄧惠文遇到的事。

某日,她正在北美館附近騎單車,聽到背後有人呼喚「阿姨」、「阿姨」(「阿」是注音三聲的ㄚ) 。因路旁正好有一群阿公阿嬤在等公車,她本以為是在叫他們,本不以為意。沒想到一個大學男生正式走到面前叫住她:「阿姨,我叫妳很多次了耶!」

鄧惠文才發現,原來年輕男大生口中的阿姨是自己。

天兵男孩僅是單純一問:「請問天母往哪裡?」

鄧惠文答:「喔,北邊往那邊」。但同時,她內心小劇場其實是:「我想說,天母?天母?!妳為何不去問你老母……。」

她想起幾年前第一次被店員叫「大姊」,亦如雷擊。但理智戰勝,冷靜一想朋友的小孩都已經上大學,叫阿姨確實沒錯。「只是我們通常有個幻覺,覺得自己看起來比實際年輕,其實並沒有......」

鄧惠文說:「有次我和老公說,我覺得生完小孩自己老好多。本來想尋求點安慰,但他沒說話。我又再問了一次,我是不是生小孩老好多?」

「沒想到這時我老公說:還好有生小孩讓你有藉口。就算沒生小孩,妳也是會老吧。」(遂無言,還是開始寫書吧)

十幾年後的鄧惠文變了:女人是否只能這樣,就不能那樣?

現在的鄧惠文,變得更會說笑話了(真的都不錯笑)。猶記得十幾年前訪問她時,當時還有經紀人在側,舉凡任何如上述的輕鬆人生小菜,都會被擋下:「鄧醫師不方便回答個人的問題。」她在旁亦安靜嚴肅,像是一個答題者,出口皆必須是「解答」。

「當時的我真的比較ㄍㄧㄥ。因為我剛上電視時,還受到同業批評。當時的社會對於一個醫生應該是什麼樣,其實是有一種標準的框架。」鄧惠文說。

誠如她也曾寫道,以前在醫院當醫師時,年輕女醫生衣著一定要故意「裝老」,才能不被病人質疑。

新書《我想看妳變老的樣子》,自介呼應這相隔十幾年的採訪觀察,她寫道:「這世界總是割裂女人的角色和自我。女人總是活在『是這樣,就不可能那樣』『要這樣,就沒有那樣』的掙扎中。」

有沒有可能:女人不只這樣,也能那樣?

這十幾年下來,大家還是稱她一聲「鄧醫師」。但她其實多了好多個更豐富的身份:除了成為母親、榮格分析師,持續看個案、教學、寫作,去年她更讓許多人意外地競選立法委員。在自我介紹中還多了一句以前不曾出現過的有趣描述:「擁有一張舞踊的師範證照。」

內圖

↑鄧惠文的日本舞踊扮像,她擁有一張師範證照。以前的她曾表示不能將這樣的照片公開,現在OK了。(鄧惠文提供)

像一張摺紙逐漸打開,原來面積比想像的大。鄧惠文似乎是用她自己的生活實踐,去鬆動「女人是否只能這樣,就不能那樣」的共通難題,看見女性更多的可能性。

她笑說,有網友說她怎麼最近都素顏?「如果我已經60歲了,大家還要期待我都一定要日日全妝且好看嗎?大家如果不要有這種期待,女性是不是可以過得更舒服?我不化妝的時間,才能省下來看一本書啊,2頁也好。」

回歸到一般女性的共同處境,這樣的兩難造句可以有很多:「女人是否只能看來年輕,就不能顯老態?」「是否選了工作,就很不能兼顧家庭?」「是否照顧他人的需求,就不能擁有自己的生活?」2句顛倒,反之亦然。

雖然她自己經歷的這段歷程,一點都不容易。她的結論是:「當女人不再被他人當作女人看待,女人自己的人生才開始。」

女性的選擇:要做就不要念  要念就不要做

與過去的14本書相較,《我想看妳變老的樣子》是鄧惠文寫作是歷時過程最長的一本。原是2017年「50+」網站進行的系列影音,再落筆醞釀成書,但這過程卻足足熬了4年。為什麼難?此書寫作貼著自己的人生功課,遇到中年之重,並非「專家」角色就能輕巧解題。「我自己也正在裡面,對事情也還沒有結論。」

直至有一天,她突然明白,原本在等的神妙答案根本不存在,「人生下半場,簡單的問題該解決的早就解決了。所以要的已不是解決,而是承擔。」

例如,4、5、6年級的女性中,不少人有此共同症頭:舉凡家務瑣事、養育子女、照顧老人、朋友約會.....或是出於不放心,或「我不能不做」的道德責任催逼,會習慣扛下一切事。但疲累的時候,就容易冒出埋怨:「為什麼都是我在做?」

鄧惠文的成長過程中,就常聽到自己母親反覆進行此類抱怨。有回她真的不耐,對媽媽迸出一句:「要做就不要念,要念就不要做!」

說得容易,但做到難。等到她自己也為人妻母,卻發現抱怨的人變成是自己,反而是已經年老的母親,用當年同一句話回勸她,並意味深長地補充了一句:「等到你『夠老』就做得到了。」

如何才叫夠老,有時很難看得清。大部分人只會知道自己實在『夠忙』。與鄧惠文接洽便知,她的時間、腦容量與心理容量真的滿載。每週除了廣播主持、看個案、錄影、演講、寫作,還有教學工作,採訪結束後趕車去直播,同時焦慮著:「啊啊,我還有30篇的學生報告還沒看!」

內圖

↑鄧惠文為了替女性發聲,2020投入選戰參選立法委員,在路邊拜票。(鄧惠文提供)

「我已經6年沒有按摩了耶!點數快過期才發現。」鄧惠文坦言,「若難得有假期,我也會想要用自己的方式休息。但有時會有另一個聲音說,這個假日還是帶孩子回去看爺爺奶奶吧。」但若真的去了,過程中自己付出的這份心,若沒被碰觸與安慰到,心中難免失落。

「以前不成熟時,會覺得我已經做到這樣了,還沒有被拍拍手?那我以後不要做這些事。可是真的沒做時,又會心裡愧疚,也擔心家人不高興。」

然而,經歷了更複雜的內在功課後,她即有了不同的態度。「現在比較成熟了,想來想去,就算全世界的人勸我放假去按摩,我還是會選擇帶小孩去看長輩。妳要承認這是一個堂堂正正的人覺得應該做的事,珍惜和長輩相處的時間,也希望小孩學到和長輩相處的態度。」

她的歲月體悟是:「妳想把事做到好,和想好好呵護自己,本來就是衝突的。此時,就要忍受這個衝突,並思考當2個都是我要的,該如何做出選擇?」

「有時選哪邊根本無關智慧,純粹是這次選這個,下次選那個。選這個的時候,不要一直看著妳沒選的那邊。不滿意時也不要怪別人,因為是自己的選擇。」又回到這句話:「要做就不要念,要念就不要做」。

「一個中年女人的自覺應該是:我所做的事,都出於自願;我不願意的,不再被勉強。」鄧惠文如是說。

熟年夫妻嫌對方跟不上自己?你的進步,在另一半的眼中可能是多餘

時光帶來的另一個挑戰,是「變」。一般來說,無論哪個層面(美觀、健康觀、教育觀、人生觀)變好,都應該是件很棒的事吧?

但問題是:「好」是誰定義的?有時自己的改變,會自我感覺會是一種進步,可是放到夫妻關係中,卻不一定如此。

鄧惠文說,「現在的夫妻很少是一起工作,當經歷不同,歷練出來的價值觀也可能不同。永遠不要覺得自己相信的事,對方也該相信。

例如,她在諮商中有對夫妻,其中一人覺得突然明白了自己曾經對孩子的傷害,自此決定要對孩子像朋友般相處。但他的另一半並不覺得應該如此,反而覺得怎麼可以對小孩那麼隨便?」

書中提到另外一例,也是50後人生常見的風景。有位太太自從空巢期後從早到晚都有不同的活動,精彩豐富;退休的先生卻賦閒在家,看見活跳跳的太太,既羨慕卻又生氣,覺得自己被忽略。

鄧惠文以「改版」形容這種微妙的變化。當個性改版、外貌改版、品味改版、時間安排改版,甚至愛的方式改版,她建議,如仍要維持這段關係,自覺進步的一方,要克服自己對另一半的厭惡感

「不能覺得自己比較先進,就怪對方沒有跟上。有沒有想過,其實從對方的角度,會覺得你的改版很多餘?」

她舉例,就像有先知在洞穴先看到光,就一定要把大家都帶出來看到光。但有人會覺得為什麼要光啊?我們在裡面挺好啊。光一照,很麻煩,會看清楚很多討厭的事,都躲在洞穴裡不是很好嗎?

鄧惠文知悉「50+」網站與社群的讀者,屬性上是比較積極求取成長的一群,特別建議大家「當我們人生要成長、而另一半只希望待在自己的舒適圈時,要注意任何價值觀的不同,都可能讓別人覺得自以為是。」

「我最常在成長課程和學員說的是,上課如果覺得有用,自己用,不要把筆記拿去給另一半。」從自己出發,作用也回到自己,才是真正的成長。

內圖

↑鄧惠文在「50+學院」開設榮格心理學工作坊,和50+讀者交流女性的自我成長,每個人的表情上都有溫柔的光。(影巷26號攝)

我想看妳變老的樣子:重點不只是老,是「想看」

一般出版社取書名,常奉行一個原則:那句話是大家想變成的樣子!買一個願望,買一個夢。相較之下,《我想看你變老的樣子》是個有點逆反人性的大膽決定。畢竟「老」真的不是欲望,而是現實。但鄧惠文說,這本書談的不是「老」而已,很重要的是「我想看」這3個字。

鄧惠文在5歲時失去父親,母親忙於賺錢,她由阿嬤一手帶大。她出生時,阿嬤已60歲。因而,她對「老」最終能柔和接納,和自小看見阿嬤優雅的詮釋有關。

她記得兒時在寧夏夜市附近的老屋,鄰居往往會來串門,在門外喊著:「歐巴桑,妳有底ㄟ謀 ?(台語:妳在家嗎)」無論婆媳爭執、孩子闖禍等大小事,阿嬤總會安慰著他們。因此,她一直覺得「歐巴桑」不是貶詞,應該是個代表智者的稱讚。

等到阿嬤過世的那一天,鄧惠文想去摸摸她。「我印象很深,我去摸她的臉和手,完全沒有什麼老朽,很深刻感受歲月裡面的印刻,都是我和她一起見證的事。」

「我就很想看阿嬤變老的樣子。」說到這裡時,鄧惠文哭紅了雙眼。

從她做為一個孫女的角度,看著、也共同活著這位她深愛的老人家的後半生,「變老」2字就不只是一種生理狀態,而是一段足夠長的愛與時光,承載著太多難以言說的溫暖回憶。

「家裡長輩常說,被你們追老了!其實,自己變老的過程中,有人能在身邊看著,是多大的幸福啊。」鄧惠文說。

「被追老」  是一種莫大幸福

如今,被追老的人,換成是自己了。她想起有日和女兒到公園散步,女兒看見一片綠綠的地和小樹,和她的一段對話。

女兒問:「媽媽這是什麼?」

鄧惠文:「這是花啊。」

女兒問:「為什麼現在沒有開?」

鄧惠文:「花都有開的時候,有些花會再開,有些會謝掉,當有些花從此不會開時,就會有人來換上新的花。」

沒想到她女兒突然來了一段童言童語,卻是真摯的暖流:「媽媽,那以後我們每年春天一定都要來這裡一起看花。」

「聽到這句話,真的覺得,人生這樣,足矣!」說到這裡,鄧惠文剛剛的淚痕,此時正好抹乾了。

生命交替如花開花落,有人會走,有人新生。但誰能像孩子天真的誓言一樣,能永遠陪著你?

內圖

↑鄧惠文和女兒到公園看花,女兒約定以後年年都要來。這也是另一種「我想看妳變老的樣子」。

「愛妳的人,會想看妳變老的樣子。」這是鄧惠文的答案,也是追尋。

當女性面對歲月能替自己「給力」,會更篤定的知道:誰是那個愛妳的人?誰可以一起陪妳慢慢變老?除了是妳的伴侶、小孩、朋友,更應該是妳自己。

*採訪花絮

鄧惠文提供一個點子,建議天下有情人都送給對方、兒女則送給父母這本書,當你能說出書封上幾個斗大的手寫字:「我想看妳變老的樣子」,就是此生最深刻的情書了。

新書推薦:鄧惠文著,《我想看妳變老的樣子:明天的女人,比昨天的女孩更精采》,天下文化出版

2021/02/09

此文對你有幫助嗎?50+全站免費,但需要您的贊助,支持好內容製作
https://pse.is/3hg64d

實踐夢想的第一步「50X50夢想計畫」
https://pse.is/3gf6fx

下一篇

中年後面對人生折返點!曹中瑋:不想成為顧人怨的老人,要讓自己變得完整

50+學院

線上直播課:最偉大交響樂團之旅
  • 線上直播課

  • 2021/12/03 ~ 2021/12/24

50+聲音表達工作坊
  • 台北市

  • 2021/11/25 ~ 2021/12/30

線上直播課:50+更年期的第一課
  • 線上直播課

  • 2021/11/18 ~ 2021/12/09

線上直播課:最偉大的指揮家之旅
  • 線上直播課

  • 2021/11/05 ~ 2021/11/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