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+ FiftyPlus
50歲後還不錯!用新的方法,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
如何陪伴人渡過悲傷?最重要原則:放棄自己覺得有幫助的方式
下一篇

50後的友誼之道 亞里斯多德:花時間給摯友,其餘可「降級」

如何陪伴人渡過悲傷?最重要原則:放棄自己覺得有幫助的方式

沒關係,是悲傷啊。

文/梅根.德凡 圖片來源/Shutterstock

編按:陪伴悲傷者時,如何提供支持?最常發生的情況是:如何安慰失去親人的人?在想幫助他人的過程中,雖是出於善意,但往往反而會造成悲傷者的壓力。經歷過伴侶意外離世的悲傷治療師梅根.德凡提醒悲傷者支持的親友,哪些該做?哪些不該做?

深入探討悲傷中的陪伴固然很重要,但於此同時,我們也需要一種在面對他人的痛苦時,可以採取具體實際的行動。畢竟,我們不能只是站著散發出愛的光輝(我的意思是,那樣很好,但畢竟還有其他事要做)。

就算不自在也願意陪伴,已是莫大安慰

悲傷者和支持小組的互動就像一段複雜的舞蹈:大部分的人都想要給予支持,但又不想太過打擾;或者因為害怕讓事情更糟,所以選擇什麼都不說。為了避免讓彼此的連結出問題,所以寧願保持距離。

在《衛報》的一篇文章裡,作家吉爾斯.弗雷瑟將這種現象稱為「雙重孤單」。除了失去所愛的人,悲傷者也失去了身邊的人的連結和支持。因為害怕讓事情更糟,在我們最需要的時候,人們卻選擇消失,或陷入沉默。

我會告訴我的朋友,他們沒有任何贏面。假如太常打電話關心,我會覺得喘不過氣;如果不夠頻繁,就是忽略了我。假如在超市相遇卻什麼也沒說,我會覺得自己像隱形了;如果他們想和我談談我的感受,我卻會覺得隱私受到侵犯。

彼此照顧很困難,有時甚至會一團混亂。

但重要的是,請記得悲傷者不需要我們表現得完美。如果不知道怎麼開始對話,這麼說也沒關係:「我不知道該說什麼,而且我知道自己沒辦法讓事情好起來。」或是:「我想要給你空間和隱私,但也很擔心你,想知道你好不好。」

表達自己的不自在以後,反而能讓我們的出現和陪伴自在一點。試圖掩飾只會讓事情更糟。從悲傷者的角度來看,能待在就算不自在也願意出現的人身邊,就已經是很大的安慰了。

假如不確定該不該說點什麼,不妨開口詢問吧,就算犯錯也沒關係。你的努力會被注意到,也會被感激在心。

陪伴時,請記得這些「應該」和「不該」

通常,在我談到見證和陪伴時,人們的回應常是:「嗯,好,我做得到。但有什麼我無論如何都要避免的嗎?」

我知道你會想要一張指引的路線圖。我們都喜歡具體的步驟,特別是面對像支持悲傷者這麼抽象而艱鉅的任務時。這裡也列了一些重點:

×不該比較悲傷

每個人在一生中都會經歷悲傷,但沒有人經歷過一樣的悲傷。雖然我們會想提供自己的悲傷經驗,讓對方知道我們都懂,但我們並不懂,也不可能會懂。所以就算經驗極度相似,也請抗拒用自身經驗建立連結的衝動。

○詢問對方的經歷

我們可以透過對於對方的經歷展現好奇心來建立連結。假如有過類似的經驗,可以讓對方知道我們也體驗過悲傷讓人難以承受的異於常態。但只要提出自己的一般性認知就好,因為我們不會了解對方所走的道路。

×不該檢核事實,也不該糾正

特別是在悲傷初期,悲傷者的時間感和腦內的記憶可能會有些混亂不清。他們可能會搞錯日期,或是記得的和真正發生的不一樣。我們或許會對於事情的關係和經過有不同的看法,但請抗拒挑戰或糾正對方的衝動。

○應該讓他們擁有自己的經歷

誰比較「正確」並不重要。

×不該壓抑

我們或許會認為朋友的悲傷和實際的狀況不成比例,所以會想要糾正他們的看法,讓他們更「實際」一點。

○應該尊重悲傷者的感受

記得,悲傷屬於悲傷者。我們對他們悲傷的看法一點也不重要。悲傷者才能決定自己要感覺多糟,就像我們才有資格為自己的人生做決定一樣。

×不該讚美

當所愛的人陷入悲傷時,我們不需要提醒他們,他們有多聰明、美麗、能幹或善良。不用告訴他們,他們多麼堅強或勇敢。悲傷並不是失去信心。

○應該讓悲傷者放心倚靠

記得你所愛的和欣賞的特質,能幫助他們度過這段時間。提醒他們,你會一直在他們身邊,如果悲傷太過沉重,他們總是可以倚靠你。讓他們放心地感覺一團糟,不必覺得自己得在你面前裝出勇敢的樣子。

×不該當個啦啦隊

當一切陷入黑暗時,感覺黑暗也沒關係。並非每個轉角都需要鼓勵和亮光。同樣的道理,不要鼓勵悲傷者對依然擁有的美好事物心懷感激。好的事和壞的事會同時存在,而不會互相抵消。

○應該當一面鏡子

將對方的現實反映回去。當他們說:「一切糟透了。」可以回答:「沒錯,真的糟透了。」如此的效果將令人驚奇。

×不該討論「將來」

當所愛的人陷入痛苦時,我們會想要談論未來將會多麼美好。然而,在那個當下,未來感覺一點也不重要。

○應該留在當下或傾聽過去

留在當下,或者,假如對方想談論過去,就陪伴他們吧。讓他們自己選擇。

×不該鼓吹

「你應該去跳舞,跳舞幫我很多。」「你試過用精油來提神嗎?」「褪黑激素會幫我入眠,你應該試試。」當你發現某些事物對你帶來幫助時,總會想要推己及人。不幸的是,除非對方特別問你建議或資訊,否則老實說,你的熱情只會造成冒犯,給人高高在上的感覺。

○應該相信對方有足夠的智慧和經驗,能好好照顧自己

如果他們睡不好,應該會和醫療人員談談,或是自己上網搜尋資料。假如你看見他們痛苦掙扎,可以詢問他們,是否願意聽聽過去曾經幫助過你的方式。

×不該一直提出解決方式

其實不只是悲傷,面對任何事時,在給予建議或推薦策略之前,都應該先取得同意。大多數的情況,人們都只是需要被傾聽,希望自己的痛苦和挑戰被看見而已。

○應該取得同意後才給建議

在給予建議或推薦策略之前,或許可以借用我的好友和同事凱特.麥康布的問句:「你現在需要同理心,或是希望得到建議?」尊重對方的答案。

關於該做和不該做,或許還有上百萬個重點可以討論,但這份檢核表會是好的開始。並不是所有的「不應該」都是爛方法,只是效果不會太好而已。如果你的目標是支持好友,就應該選擇最可能幫助你達成目標的方式。

為什麼我已經做了應該做的,卻還是沒有幫助?

有件重要的事我們必須知道:有時候,就算我們把每件事都做對了,好友可能還是會拒絕回覆我們的訊息、參與我們的派對,或是完全沒有表現出我們的悉心照護對他帶來絲毫的幫助。

要記得,「幫助」的證據並不在於減輕痛苦,而在於讓對方在悲傷中感受到傾聽和支持。但即便我們的本意是提供支持,對方也不見得就有相同的感受。

我們的本意很重要,但悲傷者的感受才是決定是否有幫助的關鍵。

許久以前,我曾經是性暴力覺醒的教育者,時常會提及性騷擾的定義。馬特(編按:作者的伴侶)過世的幾年後,我和擔任編輯的朋友聊天時,談到該如何描述支持者的本意和悲傷者的感受之間的落差。我提到性騷擾和悲傷支持的相似之處,讓我的朋友有些抓狂:「你不能告訴試著幫忙的人,他們和性騷擾的人沒什麼兩樣!」

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!性騷擾是完全不同的事。但我要說的是,這兩者的確有所相關:事實是由接收者的感受來決定,而並非施予者的本意。結果決定一切。你不需要認同悲傷者對你所言所行的感受,但你必須尊重對方。

即便你的本意是好的,也不代表你的朋友就要這麼接受。檢查很重要,檢查事情進展得如何是一種仁慈的展現,長時間下來,能夠幫助一切好轉。

要記得,我們的目標是提供真正的幫助和支持。這意味著,有時得放棄自己覺得有幫助的方式,而真心對朋友的需求感到好奇,並且做出回應

(本文摘自梅根.德凡著,《沒關係,是悲傷啊!:直視悲傷的真相,練習守護自己與關愛他人的情緒照護指南》,遠流出版)

50後你有哪些夢想?一起來完成50件想做的事!
歡迎加入50x50夢想計畫https://goo.gl/E1eQ5U

☆加入50+LINE,每日資訊不漏接!
https://line.me/R/ti/p/%40efu3793r

2019/05/16

此文對你有幫助嗎?50+全站免費,但需要您的贊助,支持好內容製作
https://pse.is/3hg64d

實踐夢想的第一步「50X50夢想計畫」
https://pse.is/3gf6fx

下一篇

50後的友誼之道 亞里斯多德:花時間給摯友,其餘可「降級」

50+學院

【50+學院╳傑霓芭蕾舞蹈學院 】熟齡芭蕾工作坊
  • 傑霓芭蕾舞蹈學院

  • 2022/02/09 ~ 2022/05/21

50+聲音表達工作坊
  • 台北市

  • 2022/01/06 ~ 2022/02/24

線上直播課:50+聲音工作坊
  • 線上直播課

  • 2022/01/06 ~ 2022/01/27

2022「造局者」知識跨年饗宴
  • 新北市政府多功能集會堂

  • 2021/12/31 ~ 2021/01/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