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+ FiftyPlus
50歲後還不錯!用新的方法,創造自己的理想老後
該插鼻胃管嗎?關鍵在尊重患者對生死的主導權
下一篇

善終權時代來臨?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明年上路的心理準備

該插鼻胃管嗎?關鍵在尊重患者對生死的主導權

為自己選擇,才可能無怨無悔。

文/穆琳 圖片來源/Shutterstock 

第三次的出人意料

他曾經硬是拔掉醫護人員為了餵食而強加插入的鼻胃管,

但是當我徵詢他的意願,問他:「你希望放置鼻胃管嗎?」

他第三次給了出人意料的回答:「我接受鼻胃管。」

拔掉鼻胃管的年輕人

我曾遇過一名年輕的末期病患,每當我問他是否願意在心跳停止時接受急救,答案總是「我願意」。然而,這個年輕人並非大家想像中的模範病人或是戀棧人間的病患,他不同意醫護人員放棄急救,卻不妨礙他自行拔走醫護人員插進去的、用以餵食的鼻胃管,也不妨礙他向醫護人員表達輕生的念頭。

在他自己拔除鼻胃管的那個早晨,我撞見他與家人爭執。他堅持不願將鼻胃管插回去,家人則又急又怒地指責他拒絕插鼻胃管會讓護理師難餵藥,給護理師帶來麻煩。我提醒他們大部分的藥物都有藥水替代,才暫時中止了這場爭論。最後經語言治療師的再度評估,判定病人適合以口進食,無須插鼻胃管,可謂皆大歡喜。

在他向護理師表達輕生念頭後,我們除了在床頭掛上「預防自殺」的牌子,提

醒所有醫護人員這名病人有自殺的風險,還找來精神科醫師會診,並轉介牧師提供心靈上的支持。

做出了選擇

那天等牧師走後,我走近他床邊,問:「你現在感覺好點了嗎?」

他答:「是的。」

「還有了結自己生命的念頭嗎?」

「目前沒有。」他語調平緩地說。

我繼續說:「我明白了。那麼,我還是想再問你一次:如果你不幸心跳停止時,你願意接受心肺復甦術或是插管嗎?」

我以為答案仍會是「我願意」,然而,他卻給了出人意料的回答。他抬起左手,食指與大拇指相碰,比出OK的手勢,並且說:「醫生,這是你第三次問我這個問題了。」

我愣了一下,忽然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在病人眼中有多麼矛盾。哪有剛剛安排一堆東西防止一個人自殺,轉過身來又勸這個人不要接受急救的道理。

我以一聲乾咳掩去不恰當的輕笑,搬出標準台詞說:「因為你的病情算是比較後期,心肺復甦術的成功率低,創傷性大,未必能幫你過有品質的生活……我不是祕書,你說什麼,我就抄下來什麼。我是你的醫生,有義務把我的判斷告訴你嘛!」

他想了想,問我:「如果我不要接受急救,需要簽名同意嗎?」

又來一個出人意料的回應,我沒想過他會關心這一點,便小心翼翼地答:「你不需要簽署住院病人的不做心肺復甦術文件,那份由我們簽就可以了。不過,如果你在出院後也不希望接受心肺復甦術,可以簽預立醫囑。」

***

當晚,在幾位家人的見證下,他簽署了預立醫囑的文件,指明自己不希望在病情到達末期時,接受心肺復甦術或插管。這份文件上只列明病人不接受心肺復甦術或插管,病人可自行填寫其他自己不欲接受的醫療處置。

我照本宣科地唸出:「……我不希望接受心肺復甦術或插管。」

他點點頭。

此時,我忽然想起一件事,問他:「你希望放置鼻胃管嗎?如果不想的話,我們現在可以寫下來。」

「不。」他第三次給了出人意料的回答:「我接受鼻胃管。」

終究,他取回了對「死亡」的主導權

我的病人快要死了,所以我不願意笑他:我矛盾,你又何嘗不矛盾?哪有剛剛要求醫護人員急救,轉過身來自己又要自殺的道理?

其實我們都不矛盾,他要求醫護人員急救,不是不願死,是不願向死神投降;要自殺,不是不願活,是想讓自己,而非疾病結束自己的生命;拔走鼻胃管,不是不接受鼻胃管,是不願接受我們強加給他的鼻胃管。

一切都是為了取回對自己生命的主控權。

我沒有笑他,反倒在他往預立醫囑上簽字的那刻有點想哭。我知道他快要死了,因為西方醫學並不能幫他從死神手上取回生死的控制權。我也知道他早就曉得自己快要死了,然而,直到他簽字的那一刻,我明白他才終於承認這個事實。這種對死亡的接受,總會令我的眼眶產生一種轉瞬即逝的酸楚。

怪就怪在透過接受死亡,向死神認輸,他反倒取回一種折衷的主導權,也就是對死亡的主導權。

為自己做選擇,是展現意志

我愈來愈體認到,不管我們如何致力於減輕痛苦,讓多少病患免於接受心肺復甦術,「死亡」,在大部分時候仍舊無可避免地痛苦。這段路,每個人都只能自己走,藥物幫不了多少,家人幫不了多少,醫護幫不了多少,我們都是孤獨且殊途同歸的。

我無須花上太久便能理解自己並不能真正幫上末期病患多少,但我仍舊慶幸,我們有機會讓他們擁有選擇權。

鼻胃管對病,或者說對死,並沒有太大意義,但是個人的選擇,令苦難變得有所意義。此意義並非歷劫歸來、大團圓結局使往昔受的一切苦變得值得,亦非從諸多抉擇中擇道而棲,減少苦難,而是在於人生行將終結時,仍舊能選擇終結方式。

我慶幸病人在家屬面前簽下了同意書,免除日後當他昏迷時,家人必須為他做出選擇的重擔。為自己選擇是展現意志,不管最終結果為何,畢竟無怨無悔。為別人做選擇卻永遠艱難,結果也永遠會落下遺憾。

我也慶幸一個家庭容許我們參與這個環節。一位將逝的家人立下遺囑,告知家人,自己希望如何處理人生的終點,我理解這是何等敏感、情緒化而不得不珍而重之的場合。對於願意讓我們以醫護人員身分在場參與儀式的家庭,我一直心存感激。

(本文摘錄自穆琳著,《病床上的選擇權:一個年輕醫師對生命與人性的誠實反思》,寶瓶文化出版。)

加入50+LINE,每日資訊不漏接!

 https://line.me/R/ti/p/%40efu3793r

 

 

2018/07/13

此文對你有幫助嗎?50+全站免費,但需要您的贊助,支持好內容製作
https://pse.is/3hg64d

加入50+網站會員!即享專屬7大權益
https://pse.is/44efyk

實踐夢想的第一步「50X50夢想計畫」
https://pse.is/3gf6fx

下一篇

善終權時代來臨?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明年上路的心理準備

50+學院

50+聲音表達工作坊第5期
  • 台北市

  • 2022/06/30 ~ 2022/08/11

【50+學院╳六號實驗室】台中熟齡古典芭蕾課
  • 純白舍創作空間工作室

  • 2022/06/14 ~ 2022/08/19

50+穿搭魅力學工作坊〈全新企劃〉
  • 陳麗卿形象管理學院

  • 2022/06/09 ~ 2022/06/10

50+熟齡讀劇工作坊
  • 台北市

  • 2022/06/07 ~ 2022/07/12